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欧明珠

欧明珠

发表者∶一位朋友

欧明珠是一位美丽美丽而动人的女孩,个性爽朗,又有一身吸引人的身材,不论是何人见了她,都会投以羡慕的眼光。

刚过了十八岁生日,一切都成熟了。她在学校中出尽了风头,是男同学追求的对象,明珠不论走到哪里,身边总跟着护花使者。

她在家中又是独生女儿,娇生惯养,没有受过一点困苦,所以她把读书看成了年青人经常聚会的地方。人是在教室里,心早不知飞到哪去了。

明珠的父亲是一位晚婚者,到了五十岁以后才生了这么个宝贝女儿,她父亲把她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要。母亲生了明珠以后,就跟着以前的情人跑了,当她的母亲离开她的时候,明珠才一岁多,一直到她长成,她的脑子中对于母亲,并无一点印象。

生长在这环境中,她只知道享乐,每天和青年男女们享受着欢笑和嘻游。她父亲对她总是百依百顺,对于她,只知道溺爱之外,从来不说她一句,总认为她的行为是对的,因此养成了她浪漫性格。

明珠的父亲,已经七十多岁了,因为自己年事已高,就把一个亲戚接到家里来,希望能照顾明珠,一方面也能陪伴自己。这亲戚是明珠父亲的表侄,叫胡义勇,他是个三十一、二岁的男人,已经结婚。妻子叫雪姑,是个二十七、八的女人,人长的漂亮。他们结婚多年,还未生育,所以看起来,人比实际年龄要少许多,也是个浪漫女人。

胡义勇虽已三十多了,可是一事无成,在家时靠父母养活,如今就靠明珠的父亲了。在吃住解决了的义勇,可说是很得意了。成天无事可做,除了拍拍马屁之外,就是和妻子雪姑打情骂俏,搂搂抱抱的。

如果雪姑看到明珠在家,就把时间都花在她身上,为明珠做点吃的、用的,或是陪她聊天。虽然胡义勇是明珠表哥,但对于这位娇生惯养的表妹,只能忍受着,整天陪着笑脸,尽量逢迎她。

何建华,是明珠的同学,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有副英俊脸孔。他是追求明珠中最热烈的一个。他为明珠耽误的功课,不计其数,只要明珠不用冷淡的态度对待他,他就心满意足了。明珠也知道他在追求自己,同时看他处处对自己那么关心、热情。渐渐的,也对他发生了好感。

这天下午,放学以后明珠在学校外等着何建华,眼看着许多同学都走了,建华还没有来。明珠等的不耐烦了,很想回去。当她正要走时,何建华来了。

她道∶“建华,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嘛!”

建华抬起青肿的眼睛一看,见是明珠,由内心高兴起来。“啊!明珠,你也还没回去呀!”

明珠道∶“我在等你嘛!怎么那么久才出来?”

何建华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等我,为何不先通知我?”

明珠道∶“我才没那么空呢!”

建华道∶“找我有事吗?”

明珠道∶“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吗?”说着就一直往前走去,建华忙跟上去,“我们到咖啡馆坐坐好吗?”

明珠道∶“到哪一家吗?”

建华道∶“红桥好吗?”

明珠笑了,点点头。

他们在侍者的引导下,进到咖啡座上。明珠曾经来过此地,她笑问道∶“建华,你是不是常来红桥?”

建华道∶“来过两次,都是一个人来的。”

明珠道∶“一个人去,那有什么意思?”

建华想了一下,笑着道∶“有你在一块,那是最好的了。”侍者送来咖啡,桌上的小灯也息了。耳边听到情侣们的低低情话,和轻轻的嘻笑,低迷又醉人的音乐,轻轻的送进耳鼓里。

明珠低低问道∶“听说你常为了我跟人打架,真是抱歉,我今天等你,就是想跟你聊聊,脸还痛吗?”

建华听了,心中好高兴,用手抱着她的肩夸道∶“不要紧的。我一听别人说你坏话,我就生气。”

明珠没推开他的手。说道∶“何必管他们呢,看你弄成这副样子。”

建华道∶“我爱你,我不要别人说你。”明珠十分感动。虽然有许多男人追自己,但像建华这样的还没有呢!

明珠一阵冲动,内心十分感动。她就伸手抱着他的脖子,吻了他一下。

建华被她吻的魂都飘了。脸上也不再感到痛了。他也忙着搂着她,吻上了她的唇。明珠对于接吻,可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所以就把舌尖送到建华的嘴里去,让他去吸吮。建华也是个老资格了,功夫非常到家。两人缠绵了许久。

同时建华早已有了性交的经验,而明珠虽然跟男人接过吻,直到现在,还是一个处女。她对性的追求,也很热烈,所可惜者,是她没有碰到一个真正喜欢的男人。

明珠对建华的印象很深,也很好,平时没机会能够单独在一起,她只有暗暗的喜欢他。她总没机会跟他说这些,现在两人单独在一起了,又是那么安静和真实。明珠陶醉了!建华也陶醉了,他们拥抱着,建华吻便了她的脸。建华的性欲也冲动起来了,更加紧搂着明珠。

明珠也反拥紧了建华。他就把她的手拿着,往自己的胯下摸。明珠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顺着他拉的方向,向下一摸,隔着裤子,一根硬硬的东西顶在她手里。明珠好奇的,就伸手捏了一把,建华的鸡巴就翘了起来。明珠明白了,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她轻声道∶“怎么会硬呢,拿出来看看好吗?”建华忙着把鸡巴由裤子内捣了出来,赶紧送到明珠的手上。

明珠的手,握住了一根大肉棍,心里就跳了起来。她暗暗想着,这东西怎么那么大呢?又硬的那么狠。

她从来没摸过这么大的鸡巴,也没见过这么硬的东西。明珠捏了几下,又揉了几下。建华被弄的冲动极了,一把抱着明珠,在她身上抚摸起来。

明珠被建华的手一摸,全身有一种舒服而奇异的感觉。

建华的手,摸到了她的乳房了。明珠就感到一阵又痒又舒适的感觉,涌上全身,她的脸红了心也跳的厉害了,对建华轻轻的道∶“哎呀!你怎么摸我的乳头嘛,我好紧张呀!”

建华道∶“你这乳头好可爱,给别人摸过吗?”

明珠道∶“我是第一次被你摸,你别把我看得那么值钱。”

建华是情场老手,由于明珠的脸在发烧,心也在跳,同时全身也在发抖,建华就知道她是毫无经验的女人了。急忙解释道∶“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请你别生气。”

明珠笑道∶“死相!”

建华的手往她的小腹摸去,还想摸她的阴户。明珠赶紧把腿夹紧,建华的手伸不进去,就在她的阴户上轻轻揉弄起来。建华在她的阴毛上揉了又揉,揉的明珠有些控制不住了,她就一把握住了建华的鸡巴,用力的套了几下,把鸡巴翘的好高。明珠低头一看,就笑起来。

建华道∶“你笑什么?”

明珠道∶“你这东西,好好玩呀!”

建华趁机道∶“我们到旅社去好好玩吧!”

明珠忙道∶“不好,我没跟男人玩过那事,也不会。”

建华道∶“我教你好了。”明珠心里也想,又有些怕,建华的手已伸进她的胯下了。明珠把大腿叉开了些,他的手指摸到了她的阴唇了,细嫩的两片阴户,下面一个圆圆的洞,也有些湿润起来。建华的手指,就在她的小穴上摸了摸。明珠叫道∶“哎呀!可是怎么弄呀,会痛的。”

建华只好是用手指揉弄阴唇,明珠全身无比的舒畅,感到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的。一面心里又想着∶“如果建华带自己去旅社,一定可以尝到禁果的美味!”

明珠心里正想着,就听到建华道∶“走吧,明珠,跟我一起去嘛!”

明珠也没了主张,便道∶“好吧!”建华知道她也在需要了,便忙付了帐。

明珠整理好了衣裙,可是下面总觉得痒痒的,好象有什么东西在爬似的,便紧抱着建华。

两人出了咖啡听,便坐车到旅社。何建华把房门锁好之后,这个天地之中,便只有明珠和建华了。建华过去一把抱住了明珠,明珠的脸红了起来。虽然她刚才已经被他揉弄过,但在明珠心里,那是在黑暗中,现在却是在光亮的房间里,在这种情形之下,明珠心情又紧张起来了。

建华自然的紧紧吻着她,明珠快要被灭去的欲火,又被建华逗的焚烧起来。

建华一面吻她,一面把自己衣服脱光。明珠看得脸更红了。

建华又脱去明珠的衣服,雪白的肉体,细嫩光滑,胸前的那对乳房,圆滑高挺,十分迷人。建华抱起她,放到床上,明珠软弱无力,任他摆布。

人象床上一躺,建华就脱下他的三角裤。赤裸着全身的明珠,本能的把双腿夹在一起,双手掩着小穴。

建华道∶“让我看看嘛!”

明珠道∶“不要嘛!”

建华道∶“刚才已经被我摸过了,看看有什么关系?”

明珠道∶“怪不好意思的。”

建华道∶“这有什么关系,我的鸡巴让你摸好了。”

明珠道∶“不要脸,谁要摸你!”明珠口中虽这么说,可是手已伸过去,一把握住了大鸡巴,对着龟头上,捏了两下,建华的鸡巴翘的更厉害了。

建华这时也把手伸到她的下面去,明珠把腿张开了些,他的手摸到了阴户,阴户口上水汪汪的,红嫩的小穴长的好美。高高的阴户上一片穴毛,黑黑亮亮。

明珠的手套动着大鸡巴。他就一翻身,骑到明珠身上,挺起了大鸡巴,对着她的腹下乱顶。龟头上那个小眼里,流出粘粘的水来,顶的明珠的肚子上都湿湿滑滑的,明珠的小穴里也冒出水来了,她感到痒痒的。

建华道∶“好小姐,让我插一次好吗?”

明珠道∶“好是好,可是我不会呀!”

建华道∶“你睡平了,把双腿叉的开开的,小嫩穴不要夹的紧,放松一点,我就可以把鸡巴插进去了。”

明珠道∶“你的鸡巴那么大,小穴装不下呀!”

建华道∶“一定可以装的下,你不要紧张。”

明珠道∶“你可要轻点呀!”

建华道∶“我不会弄痛你,你是处女,第一次给男人弄,一定有点痛的,可是鸡巴顶进去时就不会太痛了。”

明珠这时也欲火上升了,阴户里面痒的好厉害。建华用手抓着大鸡巴,明珠的大腿也叉的更开了,露出了整个水汪汪的小嫩穴来。

建华在她穴口上揉弄着,小嫩穴里就流出许多骚水。建华的龟头揉弄一阵,明珠的穴就越揉越痒了。明珠实在忍不住了,就说道∶“穴里好痒呀,插一下试试!”

建华便把龟头对着她的小穴中,顶了一下。明珠感到一个大肉球挤到里面来了,虽然有点痛,但并不厉害,她就把双腿再叉开了些。建华用力再一顶,大鸡巴就插了一半进去。明珠感到穴里一阵剧痛,小嫩穴好象撕开一样,又象刀割似的,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叫道∶“哎呀┅┅┅痛死我了┅┅┅快拔掉┅┅”

建华也感到龟头一紧,鸡巴更硬了。他见明珠痛苦声音,心中一阵高兴,就安慰着道∶“已经插进去了,你忍一下就好了。”

明珠道∶“这么痛,有什么好玩的嘛!”

建华笑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明珠忍着痛想了一想,可能是有道理,就咬牙忍着。

建华见她忍住了,又用力一顶,整根鸡巴都顶到穴里去了。明珠感到穴里又一阵奇痛,同时插的更深了,简直要命了。她心里在想,这跟杀人一样,有什么好嘛!她就叫着道∶“我不要了,我会痛死,快拔出来吧!”

建华道∶“不要叫嘛,已经都插进去了,也不会再痛了。”

明珠道∶“已经够痛啦!”

建华的鸡巴插到她的小穴去之后,便伏在她的身上,一动也不动的,两手抚摸着她的乳房。

明珠的穴里痛得有些麻木了。可是他揉着她的乳房,又揉着她的穴毛。使她感到全身十分舒服。建华一面抚摸她,一面吻着她,她也把舌尖送到建华的口中去,两人互相吸吮舌头。

大鸡巴泡在明珠的穴里,泡了有二十分钟。忽然,明珠感到穴里一阵趐痒起来,痒的使人无法忍耐,又觉得鸡巴在穴里一跳一跳的。

明珠道∶“哎呀┅┅我穴心好痒┅┅”

建华笑道∶“用鸡巴顶好了。”

明珠道∶“好痒,我快受不了!”

建华道∶“顶几下就会止痒的,让我抽插好吗?”

明珠道∶“好嘛,只要能止痒,你就随便抽插几下好了,可是不要太大力,小穴会弄破的。”

建华抬起屁股,向下一压。明珠感到穴里一阵舒坦。这是有生以来,从未尝到过的舒畅,穴心上的痒味没有了,代之而来有说不出的好法。

建华轻轻的抽送着。抽插了一会,明珠心想,抽快一点也许会更过瘾的。

她就搂着建华道∶“你插快些,让我试试好吗?”

建华知道她尝到滋味了,便抬起屁股,连连的抽插起来了。这样一抽顶,明珠感到穴里有无比的舒畅,一阵阵的趐趐,一阵阵的奇涨,把小穴插的只是直冒水,心头上也美多了。她娇声叫道∶

“啊┅┅这是什么味┅┅美死人了┅┅哎呀┅┅好哥哥┅┅我的亲丈夫┅┅达达┅┅你好会插穴┅┅”

明珠一面叫,一面嘴中直喘,双手把建华搂的紧紧的,建华就用起力来,大力抽插。明珠的小穴开始冒出大量的水来了,小穴中“滋滋”的响起来了。明珠又道∶

“哎呀┅┅我这个┅┅小嫩穴┅┅怎么插┅┅的会响嘛┅┅好哥哥┅┅用力插吧┅┅”

建华一口气就插了三十来分钟。明珠正在享受着这大鸡巴抽插的舒服滋味。

忽然之间,全身都颤抖起来。这一颤抖,全身毛孔都张开了,身子一阵趐麻,穴心一阵快感袭来,人好象要飞起来一样,一股奇特的热流向外直泄。建华的鸡巴一趐、腰上一麻,一股浓精便直射而出。明珠感到穴心上奇烫,有些液体射到穴心。她的阴精也同时泄了出来,加上建华的热精一烫,穴里好象开花一样。

明珠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时刻!她本来还想让他再继续的狠插一些,可是自己全身都无力气了,同时穴里也“噗滋”一声,冒出了白白的浓液。这些液体向外直流,她双手一松,人象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了。

建华拔出鸡巴,用纸擦了一下。上面又是红的,又是白的。明珠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了,她只是想睡,但屁股下面都是水,睡不成。

建华由床上起来了,明珠也坐了起来。她向床上一看,湿湿一大片,便道∶“哎呀!怎么这样嘛!白的红的都有。”

建华笑道∶“这是处女血呀,白的是精液,我们两人的。”

明珠笑道∶“都是你害的。”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