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公车!密戏的天堂!

公车!密戏的天堂!

一、欲望的引擎

一大早,龙之介就感到混身不自在。昨夜A片的场景依然不时的浮现在脑海中。不幸的是三夫和光良一整夜的同他在一起,连个打炮的机会都没有。

“唉┅┅”龙之介无辜的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又要硬挺一天了。

作为一个青叶男子高校二年级的学生,龙之介有着无法形容的痛苦。成天的和一群群和尚打交道,这对于一个17岁精力旺胜的男孩来说,的确有些残酷。

而无处渲泄的精力也只有靠看A片自我解决了。

龙之介伸手搔了搔头皮,目光机械的扫视着车窗外。由于住所离学校很远,只好每天耗两个小时在公车上,漫长的车程早已使他完全麻木了。

突然,“吱~”的一声急刹车,全车人都挤在了一起。事出突然,龙之介整个人往前一趴,紧紧的抱住了前面的人,“咦?”着手处软软的,龙之介猛的发现,自己原来抱住了一个女人。

“啊!”女人一声低低的惊叫,龙之介急忙放下手,低声的道歉,那女人也没有回身,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就不再理会龙之介了。

可这时的龙之介,却开始从后面细细的打量起这个女人。168CM左右的身高、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短裙装、黑色的丝袜、黑色的皮鞋、完美的身段,龙之介感到下体开始极度膨胀┅┅

升上高二以来,欲望无限扩张的龙之介从来没有注意过每天在公车上流水似的人群,他从来都是以最安全的方式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但是┅┅欲望的引擎一旦发动,将是任何人也无法阻止的。

脚没有动,龙之介只把上身慢慢的靠向前面的女人,用力的呼吸着女人的发香,以此来略略平复一下硬直的下体。这时车上的人还太少,如果用手的话一定会引起骚动的,他需要等待。

不过,这种情况没用多久,车进了一站,一群学生和上班族立刻把本来还有空隙的车厢填得满满的。龙之介看了看自己的下体,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轻轻的伸出了手┅┅

明美,嘉成伟业的一名白领,26岁。年轻貌美的她一直是公司里所有男人追求的对象。今天一早,男朋友打电话来说有急事,没办法接她去上班,她只好跟普通的上班族一样挤公车了。

从来没有坐过公车的明美,对这样拥挤的车厢很不适应,早已习惯于舒服的BMW的她感到这里象是地狱,但是真正的地狱生活才刚刚开始。

二、美味初品尝

车一进站,一群学生和上班族立刻把本来尚可忍受的车厢填满,所有人都紧紧的挤在一起。明美现在觉得自己更象一条沙丁鱼,同一堆沙丁鱼一起挤在沙丁鱼罐子里。想到这里,明美不禁轻轻一笑∶“人肉沙丁鱼?”

猛然,笑容在明美脸上凝住了,她清楚的感到一只手扣住了她的臀部。很明显,那不是无意的,因为那只手开始用力的抓紧她的臀肉并轻轻的揉着。

“性搔扰!”一股凉气一下子浸透了明美。一直高高在上的她从来没有被人性搔扰的体验,她的身体连她的男朋友都没怎么碰过。明美也听说过公车色狼,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第一次坐公车就会碰上。

手还在动,明美却无法动弹。她不敢求助,这种事对高傲的她来说实在难以启齿。她也不懂得如何抗,只好晃动一下身体以求可以摆脱对方,但是没有用,手动得更厉害了。

没办法,明美努力地扭过头来想给予对方一个警告,她看到了一张苍白而又被兴奋扭曲了的脸。

龙之介的手用力的抚摸着女人的屁股,不时的还扭两下,“好有弹性,手感真好!”龙之介心底暗暗的赞美。隔着薄薄的布料,龙之介可以感觉到内裤的边缘。

他正要把手伸进裙里一探究竟时,那个女人把脸回了过来,那是一张美丽却又被恐惧扭曲了的脸,眼神里带着哀求。但是龙之介却只看到美人性感的双唇,他把脸靠了过去,女人急忙把头扭了回去,但已被龙之介吻中了耳根,龙之介只觉女人一颤,靠在了他的身上。龙之介趁机一伸手揽住了美人的纤腰,而另一只手也不失时机的插进了裙内。

沿着真丝内裤的边缘,龙之介终于将手探到了花溪,一下子按在了蜜穴上,一股股热气顿时隔着丝料透了过去,那美人立刻轻吟了一声,却没有任何动静。

龙之介明白了,象她这种女人最爱面子,决不会在众人面前出丑的,所以也决不会公开反抗。于是,他的另一只手也钻进了美人的衣内,摸向了响往已久的美乳双峰。

“碰到了!!好大!”龙之介用力把乳罩推了上去,然后开始把玩美人的胸部。女人急了,用拿着皮包的手挡在胸前,用力向下压龙之介的手,想把他的手退回去,可是龙之介初尝美味又怎可能罢手呢。

在他的不停动作下,椒乳的乳头开始变得硬直起来。龙之介的欲望完全被打开了,他把下体贴在美人的臀部,让涨硬的肉棒紧紧的压在弹性一流的股沟上,享受着美肉带来的快感。

三、黄昏的决定

放学后在学校的楼顶上看日落,这是由之介的秘密。每天一下课,他就会独自跑到楼顶上,在落日的馀辉里舒散着一天的疲惫。但是今天,他逃课了,他已经在那里呆呆的坐了一整天了。

由之介静静的望着远方,他实在无法忘掉今天早上那也许会改变他人生的事件。他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公车上┅┅

在拥挤的人群中,由之介把自己紧紧的贴在美人的身后,两只手一上一下的搂的那样的紧,他可以清楚的听到美人急促的心跳及粗重的呼吸,幽香一阵阵的袭来,把他仅存的一点理智也完全冲散了。

由之介将按在美人花溪上的手收了回来,他并不是想放过这个女人,而是将蠢蠢欲动已久的肉茎释放了出来。他已经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了,他现在只需要发泄。

由之介把美人的裙子从后面掀起,然后将自己的肉棒硬塞进了美人的大腿之间。真丝内裤磨擦龟头的感觉使由之介兴奋的打了一个冷战,肉棒更加坚硬了。

这时,女人似乎也意识到挤进自己两腿之间的东西是什么了,本已僵硬的身子开始发抖。她拼命的想夹紧双腿以阻止那讨庆的东西的入侵,可是无奈,这只能给由之介带来更大的快感。

由之介开始前后的摆动着身体,肉棒在美人两腿之间一动一动的,就好象干这个女人一样。从来没有性经验的由之介对这个已经很满足了,只七、八下,他就将年轻的欲望喷射了出来┅┅

太阳已经快下山了,由之介低下头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着的手,那手上似乎倘留有美肉的感觉,还有那发泄的快感,使他打心底产生了想要再来一次的念头。

“不!不行!我不能再做变态的事!”由之介紧紧的抱住了脑袋┅┅毕竟,他是一个受着良好教育的学生,那种念头一下子就被他的理智压了下去,向着几不可见的夕阳,由之介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第二天,还是在那辆颠簸的公车上,还是在那堆拥挤的人群中,还是带着那扭曲的笑容,由之介向着一个少女慢慢地伸出了手┅┅是啊,欲望的引擎一旦发动,是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的。看来,他已经深陷其中了。这究竟是他的不幸,还是那个少女的不幸呢?

四、胁迫的奸淫

对于奈美来说,今天是个重大的日子。

她最心爱的人今天生日,所以,两人决定逃课一天,到青叶湖去好好的玩一天。并且,她要将自己的第一次作为献给他的生日礼物。

真是一份大礼呀,可爱的女孩子。

提到青叶湖,就一定要提起青叶男校。这是一所有着五十年历史的名校,由于在校子弟可直接保送全国超一流的学府青叶商学院,进而挤身上流社会。所以进入了青叶男子高校就等于搭上了开向天堂的直通电车。或许正因为这样,过份的放松使得正是精力旺盛的男生们找到了其它发放的方法。

时间∶6∶00

“我去了!”

“路上小心啊。”

同往常一样,奈美拎著书包跑出了家门,一口气的跑过了几条街,在一个汽车站台停了下来。在确认没人跟踪后,她放心的坐了下来。

“安全了。”奈美高兴的想着,这是长这么大第一次逃课,而且又要同心爱的人做那种事,想到这里,奈美立刻感到下边湿了。

现在的小丫头们发育得都很早,这大概是由社会环境造成的吧。虽然只是高一,可奈美已是学校里小有名气的波霸了,校里的男生都虎视耽耽的盯着她,都希望能先拔头筹。可奈美却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儿,她一定要把第一次留给自已爱的人。但是眼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的结束了处女的身分,到也有些心急。

还好,她的白马王子出现了,所以就决定了今天的奉献。

奈美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人,都是年青的上班族,还有一个学生,从校服来看似乎是青叶男校的。那个男生手里什么也没有拿,只是直直的站在站台的边上。

奈美很奇怪,难道他不用上学吗?正在这时,车来了。

站台上的人呼的一声挤向了车门,这时候是不需要淑女的,奈美自然也不甘示弱的挤了上去。人群中有一个挤的尤其的凶,几下就挤到了奈美的身后,还用手在她的屁股上推了一下,奈美忍不住在心里大骂。还好,很快的人们都上了车占好了自己的位置,拥挤的车厢暂时安静了下来。奈美被挤到了一个有窗的角落里,正好可以使她看到车外的景色。

“手感还不错┅┅”由之介不由得赞美,他迫不急待的在上车时就用手试了试这个在他饿了很多天以后再一次选中了的猎物。

自从第一次车厢密戏事件以来,已经过了三个月了,由之介可以说已是深谙此道。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失败后,他已可清楚的把握各类女人的特点,针对要点,一击而中。

这方面他也许真的是个天才,不过天才一样需要勤奋,一样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就好象一次骚扰行动中由于作战方法上的选择错误,使得他被人狠狠的K了一顿,同时却也促成了他频繁的转移战场,在几条公车线上来回游荡的战略。

这次的目标是个学生妹,长的骚得很,绿色的短裙,粉色的外套,前凸后蹶的一脸浪样,很对由之介的胃口。不过这类学生妹有点不好对付,她们不象上班族的女人那样死爱面子,必要的时候她们会放声大叫,所以一定要用强硬一些的手段。

在由之介的有意控制下,这个美媚很容易的被挤到了一个角落,一个非常适合干活的地方,“只要车一开动,就可以┅┅”想到这里,由之介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的那个道具,“能不能如愿,全看你的了。”由之介暗暗的祈祷。

这时,车开了。趁着人群一阵晃动,由之介终于把身体贴在了美媚的身上。

嗯,这是一具年轻且成熟的肉体,少女所特有的香甜的味道瞬时充斥了由之介的大脑。他毫不犹豫的把两只手都扣在了充满弹性的双丘上,“啊──”由之介仰天发出一声叹息。

看到美媚并没有什么反应,由之介慢慢的或轻或重的开始抓揉双臀。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个美媚并没有强烈的反抗,只是微微的向前蠕动了一下身子象是要摆脱骚扰,由之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绿色的短裙被掀了起来。

人虽然站在那儿,可心却已不知飞到哪儿去了,奈美的脑海里只有未来的事情。她和她的王子热恋半年有馀,可是只到了接吻的地步。虽然她喜欢他在她的身体上用力地抚摸,但却拒绝更进一步的接触,每当记起他的爱抚时,她的身体不由自住的就会开始发热,“他的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臀部,或轻或重的揉着┅┅嗯──”想到这里,奈美就觉得真的有一双手在抚慰着她,勾起她身体深处的欲望。

“啊~~这种感觉┅┅”奈美舒服地蠕动了一下身体,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可是,这种感觉那么真实┅┅啊!”奈美猛然醒悟了∶“有人在摸我!”

但是,由于刚才一直在想着淫荡的事,诚实的身体老早就有了反应。奈美这时候真的需要一个可以抚慰她的人。所以,在做了几下象征性的挣扎后,奈美放弃了抵抗,一声不响地享受着男人的调戏。

“咦?!这是┅┅”由之介惊讶的看着美媚的裙内,里面竟然是一件白色的高叉T字裤,难怪刚才摸她的屁股时感觉不到内裤的存在,原来竟然穿了这么一件性感的内裤!

“操,真是犯贱!!”

由之介兴奋地将双手环过美媚的细腰,一只手抚摸着光滑温软的大腿内侧肌肤,一只手则在轻轻的磨擦着大腿的根部,一丝丝的湿气立刻透了过来。“竟然已经湿了!”由之介将本已是窄的可怜的布片拨到一边,将美丽的花瓣完全的裸露出来,手指伸进已是泛滥成灾的蜜穴,“啊~~”美媚低低的叫了一声∶“那里,不行。”

由之介将沾满花蜜的手指伸到美媚眼前,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都湿成这样了,你还真是浪啊!穿着这么淫荡的内裤,是不是很想男人干你呀?嗯?”

随手将蜜汁抹在美媚的唇上,手顺势而下伸进了美媚的领口。

“咦!!这是?”由之介再次感到了惊讶,这种手感最少也有36D。

“我的天啊,这种胸部,你真的是中学生吗?哦,穿的还是无肩带的乳罩,你真是浪的可以呀!小荡妇。”

薄薄的布料根本无法阻止由之介,他轻易地将乳罩拉了下来,放进了自己的怀里∶“留个纪念吧。”然后开始细细地把玩起美媚的乳核。而另一只手,手指已经插入了小穴,开始不停的搅动、抽插。

在他上下齐努力下,女孩儿发出了阵阵的呻吟。

受到男人的污辱,奈美难过得想哭,她是为了王子才穿上这身性感的内衣,可是却招来了这个陌生男人的戏虐。想摆脱吧,可偏是那双手,那双叫她难耐的手┅┅

“不行了!”由之介实在无法忍受了,腾出一只手来将裤链一拉,肉棒立刻“啪”的一声从裤缝里甩出来打在了股沟上。

这时,乳房同小穴一起被调戏的奈美终于达到了高潮,一股火热的阴精喷在了男人的手上,两脚一瘫,身子软软的靠在男人的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你叫什么名字?”由之介仍然不停不休,一边在上下其手,一边低声的问道。

依然沉浸在高潮的馀波中的女孩儿,想也没想的便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奈美。”

“奈美?”肉棒在股沟里不停的摩擦∶“我喜欢,我喜欢这个名字。”

高潮过后的奈美渐渐的清醒过来,就这么被一个陌生的男子弄上了高潮,实在是令她羞惭。清醒后的奈美发现男人依然在不依不饶的抽送着手指,玩弄着乳房,更令她 心的是一条热乎乎的东西挤在她的臀缝中有劲的脉动着。

奈美决定立刻结束这件令人羞耻的事件,她开始用手用力的推开男人那令她难受的双手∶“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了。”

“怎么?刚刚你不是很舒服吗?”由之介淫笑着说,并更加卖力的动作着双手,“看你刚才的那股浪劲,很爽吧,可是我还没有爽过呢,怎好就这样算了呢?”由之介将肉棒挤入奈美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磨擦着阴唇∶“你看,它多精神呀,就算我不干了它也不会同意的。”

奈美的反抗更强烈了,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说道∶“不,不要,不要这样。

我,我要喊了!”

这种反应由之介早有预见,他伸手掏出了那个道具,一把普通的裁纸刀。可是这把普通的小刀却会带来不平常的结果,锐利的刀锋平平的贴在了美媚的乳头上,冰冷的感觉使那颗美丽的樱桃立刻立直起来。

由之介将嘴伸到奈美的脸旁,一边轻咬着耳珠,一边轻轻的说∶“不要啊,你一叫我会好紧张的,我一紧张,就┅┅”刀子在乳头上轻轻的拖动了一下,接着道∶“你就得去找胸部整型医生想办法了┅┅”

在奈美的脸颊上用力的舔了一口后,奈美本来满是红晕的脸已经变的雪白,不,应该是苍白。她完全被震慑住了,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由之介非常满意,最后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他可以为所欲为了。

“你还是处女吧?”由之介问道。

虽然刚刚用手指奸淫了奈美半天,可必竟没有敢太深入。

“回答我!”由之介狠狠的捏了一把乳房。奈美哀叫了一声,点了点头。

由之介非常兴奋,本来是想调戏一下就算了,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锋利的尖刀慢慢的向下移,“嚓”的一声轻响,薄薄的T字裤被从裆部割断,高强度的弹性立刻使它回缩到了腰部,形成了一条很好看的带子,美丽的蜜穴立刻裸露了出来。紧接着,火热的肉棒顶进了两腿之间,轻轻的摩擦着花瓣。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奈美是心知肚明,她拚起最后的力量试图做最后的抵抗,但是当冰冷的感觉再次袭击自已的乳头时,最后的力量也消失了。

她面对的也许是个疯子,被欲望控制了的疯子。

“为什么不动了?啊?!”由之介使劲的把奈美顶在车厢壁上。

面对奈美的反抗,由之介显得更加兴奋。他用膝盖将奈美的双腿撑开,一只手揽住她的腰,加上身子的磨擦,轻轻的一使劲,奈美就被顶了起来,高度刚刚够由之介插入。

奈美最后的挣扎了一下,由之介用手扶正了自己的阴茎,腰部往上一顶,龟头便没入了奈美的小穴,奈美大大的一颤,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想不到要这样失去处女,奈美怎么也不甘心,可是无奈,主动权完全在男人一方。

龟头顶开阴唇,想继续前进,可是却又寸步难行,实在是太紧了。由之介又使劲把奈美举的更高一点,自己却又微微的蹲低了一些,手一松,藉着奈美自身的下落,肉棒成功的破开了处女膜。

巨大的痛苦剧烈地冲击着奈美,她强制着自己不叫出声来,牙齿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背,然后在再一次的冲击后,她晕了过去。

由之介好不容易的开垦了这块处女地,从来没有过的温暖紧包的感觉,使他大脑“嗡”的一声,还没来得及抽送就将阳精泄入了处女的子宫┅┅时间7∶50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漫长车程,青叶湖终于到了。

一个身穿青叶男校校服的男生慢慢地最后一个从车里走出来,他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懒散地向着青叶男校的方向走去┅┅

车再次开动了,车厢里只剩了一名乘客。

那是一个身材很不错的女孩儿,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靠近窗户的位置呆呆地望着窗外。同时,有些白色的稠状物从她的裙子下一滴一滴地掉在地上。可她仿佛根本没有发现,依然呆呆地呆呆地望着,一行清泪流过了她姣美的脸庞┅┅(待续)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