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与表叔的对话

与表叔的对话

元元的网友大家好,希望你们还记得我!因最近较忙无暇写文,先写个短文来向喜爱拙着的网友你们问好吧!

(1)

志男表叔是妈妈所结识的一个干弟弟,年纪只比我大五岁,在我的印象中,他总是风流潇洒,放浪不拘。

在五年前我与惠蓉刚结婚时,因为换工作独自在北部居住,想等安定后再偕老婆上来。就在一次返乡时,巧遇同样回家探视妈妈的表叔,回程时妈妈要我顺便开车载表叔,我想沿途塞车有人聊天也不错!

志男叔依旧是皮肤黝黑,胡渣不整,穿着一件花衬衫的风流模样,坐在前座看着塞车,便拿起酒来喝着,然后开始露出他风流的本色,开始大谈他把女人的高超技巧。

他说∶“志仁,新婚生活幸福吗?”

我说∶“还好啦!只是当前我一人在北部,把老婆一个人放在新家。”

志男叔喝了口酒才说∶“你老婆一个人住南部,你会放心吗?”

我一时不解他话中函意,便说∶“为什么不放心?”

志男叔再用狡狯的眼神追问我∶“你把一个漂亮的老婆一个人放在南部,你真的放心?”

我说∶“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说吧!”

志男叔用试探性口吻说∶“你老婆长得又年轻、又漂亮,自己一个人独守空闺,长久下去她也会空虚寂寞的┅┅”

我终于了解他话中有话,半晌才说∶“这样也对,她可能会空虚一点┅┅”

志男叔在喝酒助胆下,又问我∶“你们一个月做几次爱?”

我支吾说着∶“因为我在北部,只有回去时才干她,一个月才四、五次。”

他便大谈他的风流史∶“不是我在吹牛,我一个礼拜干婶婶四次,最多一个晚上干了她三次。”

我笑着夸他∶“想不到你这么勇猛有力喔,如果我老婆遇到你这么勇猛的男人,可能会受不了┅┅”

他接着说∶“你干她多久才射出来?我看你这种身体,可能只有几分钟。”

我丧气的答着∶“对啊!有时候两、三分钟就出来了,害她还要我再来一次呢!”

他说∶“你可以用橡皮筋套在龟头上来干她,这样她的水鸡会更爽,鸡迈会流更多淫水。”

我说∶“我知道了,这样可以摩擦她的水鸡肉,也能把她干得水鸡汤越流越多。”

他说∶“水鸡汤越流越多才好啊!这样,男人的大支懒教干起来就越顺畅越快速,她的水鸡如果越紧,就会被干得越爽。那┅┅你的老婆有没有含过你的懒教?”

我说∶“婚前她就有帮我吹喇叭了,而且她的技术一流,又会吸、又会舔我的龟头,还含我的懒弗,害我很快就射出来。”

志男叔又眉飞色舞说下去∶“不是我在吹牛,我的懒教绝不会让你老婆吸得射精。有个讨客兄的女人说要吸我烂鸟,如果我没被她吸出来的话,就让我干免费的。你老婆要不要试试看来含我的懒教?若吸不出我的精液,就让我带她去开房间,干她的水鸡干免钱的,哈┅┅”

我对表叔的黄色笑话不知如何应对,才支吾说着∶“表叔你真会开玩笑,怎么可以让惠蓉吸你的大懒鸟,还要干她的小水鸡,我怕她被你的大香蕉一干就上瘾,以后常常和你去开房间相干喔!”

志男叔继续问我老婆的事∶“不过你老婆含鸡巴的技术好象很有经验一样,那你婚前有没有干她?洞房夜有没有干他?”

我说∶“婚前她只有让我摸她全身,搓她的奶子,但不让我干进去,洞房夜因为太累,没有干她。”

他说∶“女人脱光光让你摸,就是要你把她摸爽,等她水鸡流汤欠干,就要男人的懒教把她的鸡迈干得爽歪歪。你真是太老实了,换做是我,早就摸得她奶子趐爽,水鸡出汁,拜托我用大烂鸟干破她的水鸡了!要不然,就是她怕你知道她不是处女。”

我说∶“她坚持婚后才让我干进去。”

他喝了口酒,又说道∶“女人洞房夜没有被干会守空房,那你第一次干她有没有流血呢?”

我说∶“没有啊,隔天还能上班啊,而且干了一次还想再来一次呢!”

他大胆下断语∶“那你老婆可能婚前就不是处女了,可能以前有和男人搞过了。”

我说∶“她对性好象很有经验,好象很需要男人来干她,屁股也很会扭腰摆臀,水鸡还会用力夹紧我的鸡巴。”

他色眼眯眯说∶“那她以前有认识其他男人吗?”

我说∶“只有一次她不小心说她认识一些杂交的男女朋友,有时候交换伴侣来相干,有时一个女人同时和两三个男人做爱,可是她没参加┅┅”

他说∶“那一个女人就是她啦!这叫做轮流干,她可能一个人轮流让两、三个男人干她水鸡,才会这么内行啦!”

我为娇妻辩驳∶“可是她没承认,只说是普通朋友┅┅”

他说∶“这种事除非自己做过,才会讲给别人听,否则没做过,不会讲这种事。那些男人你有看过吗?”

我说∶“我见过三个有点像流氓似的男人,身材又高又壮,常对我老婆开黄腔,问她‘今天三角裤穿什么颜色的?’、‘你的小水沟最近有没有通?如果你老公不够粗不够长,哥哥有支大香蕉可以帮你通得出水。’┅┅”

他接着问∶“那你老婆有没有暗爽在心里?”

我说∶“她害羞得脸红地说∶‘你们好坏喔!人家的水沟才不要你们的坏东西来通呢!’他们也常常夸我老婆的身材好,胸部够丰满,屁股又很会扭。”

他说∶“那他们已经轮流干过你老婆了,她的水鸡有多紧都被他们干爽了,全身上下早被他们摸透了,当然知道你老婆有几根水鸡毛了。”

(2)

我听着表叔的调侃,无奈的说∶“你说得也对,真怕她太空虚寂寞,若有个送瓦斯的来想干她或是打电话给流氓来轮流干她。”

表叔接着话题又说∶“对啊!女人的水鸡就是要让男人干的,管他是不是老公,只要懒教大支又粗长,鸡迈被干得会爽就是老公啦!你若不能干她,有个送瓦斯的来,看到她老公不在家,临时想要强奸她,我看她也不想抵抗,双脚自然开开让男人干得爽歪歪,被人强奸还在喊爽呢!如果这男人功夫又好,家伺头又粗长,三不五时当然想跑来和她通奸,你也不知道。”

我听着表叔调侃老婆,有些难为情,下体却意外的肿胀,接着说∶“对啊!

她如果太空虚欠人干,只要有一根男人的鸡巴就能马上干爽她,更何况她有那些流氓朋友,真怕他们知道我不在时来找她。”

表叔接着问∶“那他们知道你家吗?还有再往来吗?”

我说∶“知道啊!平常也是有往来,还对我提出换妻的要求呢,只是我没答应。”

表叔很感兴趣的问∶“他们怎么说的?你老婆要不要让你去干其他女人?”

我说∶“他们就说∶‘大家对你老婆很有性趣,你想不想干其他的女人?让兄弟们好好在床上疼惜你老婆。’老婆听了脸颊羞红,只说如果我想和其他女人玩一下,她没意见。”

表叔说∶“干!你老婆就是想被其他男人轮奸,才会答应你干别人嘛!只是嘴上没有明说心里想要讨客兄。你老婆要马上搬上来,否则她忍不住欠干时,会打电话去找那些流氓,每天一个就好,她在家里接客,就会被这些大懒教干得爽歪歪了!”

我说∶“对啊!真怕她会打电话给那些流氓,而且那些人还会介绍其他的猪哥来干她。”

表叔淫笑着说∶“这叫做甲好到相报!一个干完再接一个,轮流地干她一整晚,她的水鸡就被干得爽死了!”

我说∶“而且我和老婆一起看A片,她常看得三角裤都湿了。”

表叔说∶“你们一起看A片喔!你还一边摸她水鸡,那儿是不是湿淋淋的欠人干?”

我说∶“她看完A片就流水鸡汤,就要我马上干她。真怕流氓介绍新的色狼来,起初不认识,两人只要一起搂住看A片,我老婆内裤一湿,马上给其他流氓脱光衣服强奸她。”

表叔说∶“看黄色的就欠干了,改天我再搂住你老婆一起看A片,等她内裤湿了,她就来求我把她的鸡迈干爽,哈┅┅这很有可能,女人如果欠干,认识不久的人也会让他干。而且你老婆胸部、臀部又大,看起来很需要象我这勇猛的男人来干她。那她的乳头大不大?水鸡有没有让你吸?”

我说∶“她的乳头有点小,最喜欢我吸她的水鸡。”

他接着说∶“有些女人被很多男人干过乳头还是很小,她的水鸡很喜欢被男人吸,可能是以前被那些猪哥吸得上瘾了。你最好等她尿完了再吸,否则她若是最近还常常被那些男人轮流干她,水鸡说不定有梅毒,改天带来让我检查她的水鸡有没有性病。”

我支吾着说∶“应该不会吧!我会注意的,改天你再帮我检查她的那里干不干净吧!”

表叔一时高兴∶“对嘛!不要老婆让人轮流干,还把梅毒传泄给你,那你有没有把她的脚抬到肩上干她?”

我说∶“这种姿势会干得很深,但我不常用,我只会男上女下。”

他说∶“她要是让我用这招式干水鸡,一定爽得挡不住。她最喜欢什么姿势相干?”

我说∶“她喜欢主动扭腰摆臀来夹我的烂鸟。”

表叔∶“那是她骑在你上面来套你的烂鸟,屁股很会扭来扭去,还有什么姿势?”

我说∶“她也喜欢狗爬式,屁股抬高让我从后面干。”

表叔∶“这种招式让她有被强奸的快感,她可能喜欢让男人强奸,如果不是你老婆,我就马上去强奸她欠人干的鸡迈。”

我说∶“她的鸡迈又紧又多汁,怕她小水鸡受不了你的大鸡巴,如果你要强奸她,你会用什么招式?”

表叔∶“水鸡紧干起来才较爽啊!我会先让她把我的烂鸟吸硬,含我的大懒弗,再把她的鸡迈搓得流汤出汁,又痒又欠人干,再让她骑在我上面,让她扭腰来夹爽我的懒教,双手还可以搓爽她的两个大奶子。”

我说∶“你的烂鸟长不长?我的不够长,老是干她不够深。”

表叔∶“我的懒教又粗又长,女人不怕粗就怕长,你老婆最适合让我的长鸡巴干得又深又爽!”

我说∶“对啊,你的较长能干得她更深更爽,她也喜欢面对面抱着相干,还有好象喜欢被男人抱起来边走边干,可是我没体力┅┅”

表叔∶“对啊!她那些流氓朋友体格粗壮,哪支鸡巴都比你长,你老婆身材又苗条又轻,一下子就被他们抱起来干爽水鸡,水鸡汤说不定干到哪滴到哪,哈┅┅你老婆身材好又轻轻的,让我来抱她起来干就很轻松了,保证把她的淫水干到哪就滴到哪,让你在后面擦不完,哈┅┅”

我说∶“我不相信表叔那么厉害。”

表叔∶“不相信就来试试,我会干得她水鸡汤让你擦不完。这种事你没体力是不行的,她只好找其他勇猛的男人来满足她了,象表叔就是她讨客兄的最好对象,哈┅┅”

(3)

看到最近有大姐姐、堕落等人意志消沉,又马上有些老作者拔刀相助,其实元元还是很团结的嘛!安慰的话不多说,只要写的人甘愿,看的人爽就好,一切随缘吧!

表叔看了看外面壅塞的车阵,喝了口酒说∶“你要注意提防点,以免以后她无聊空虚去找男人,那她就象在家接客一样,被男人轮流干。我一听见你老婆说再来一次,还有认识那些杂交的流氓,就知道她以前曾被不少男人干过,技术才会那么好。”

我想为老婆说话,又找不出理由,只好说∶“可能是我的工作太忙,又没体力干她,她才会想去找别的男人吧!”

表叔说∶“我听说有一种人,他本身不够力,会找他的朋友来帮忙干他老婆的。”

我说∶“真的吗?还是怕他老婆出去讨客兄?”

表叔说∶“对啊!以免象你老婆若被流氓干得上瘾,跟男人跑了也说不定。

如果说你没能力、没空去干她,可以找一个勇猛的男人来替你干她,比如说┅┅可以找志男叔来帮你干她,让我把她接到我家来住,这样你有空再来看她,其他床上相干的房事就交给叔叔好了,我保证每晚都干得她水鸡汤流不完。我的烂鸟让她吸硬,若射在她嘴里我赔你三千;若没射出来,你老婆就交给我每晚用力的干爽她。”

我想志男叔已喝多了,就说∶“这种事我再考虑看看。而且,她恐怕不会同意。”

表叔继续灌我迷汤∶“这种事你若作不到让老婆会爽,她会去找牛郎。这种事你老婆又特别有性趣,说不定一天要我干她三次喔!”

我说∶“对啊!如果老婆给牛郎干、还要给男人钱,还不如给叔叔干┅┅”

我一时说溜了嘴,表叔马上说∶“如果你要拜托我来干你老婆,叔叔不会收你钱的。只是如果其他朋友要代我的班,你也要同意让我朋友干你老婆。”

我说∶“这样也对!你的朋友若是勇猛有力也没关系,只要能把她干爽就好了。”

表叔接着说∶“我有两三个朋友,平时也很兴查某,和你老婆兴查脯人很速配,我再介绍他们来轮流干你老婆,保证她每晚水鸡都不会空虚,你相信叔叔他们都没病毒。”

我说∶“这种事还要她同意才行,我再问她想不想来和叔叔一起住。你可不要把她的奶子搓得变形,水鸡不要把她干破呢!”

表叔说∶“她的奶子还真大,以后不要喂母乳给小孩吸,这样才不会变形,叔叔摸起来才会爽,水鸡紧才好啊!夹住我的大支懒教才会爽啊!她的臀部好象有变大了。”

我说∶“叔叔你注意她很久了,是不是?哈┅┅有没有偷吃过她豆腐啊?她的屁股有较大,也喜欢我用力拍打她的屁股。”

表叔似乎心事被看穿,半晌才说∶“没有啦!她的身材前凸后翘,不时也有猪哥在肖想,我只有一次边偷看她洗澡边打手枪而已。对了,还有一种代夫生子的,你知道吗?”

我说∶“是指试管婴儿吗?”

他说∶“那个较贵老婆又不会爽,就是男人精虫太少或没体力干爽她,就找其他勇猛的种猪来干她,直到干得她怀孕才不干。就是说,如果你不能生,就找我来干你老婆,干到她怀孕为止。”

我说∶“我懂了,那如果不是一次就干得她怀孕,是不是你还要继续干,一直干到我老婆怀孕为止?”

他说∶“对啊!如果第一次没有干得她怀孕,我会每晚加班干她,直到她被我干得怀孕才停止,有可能一干就干她半年或一年。”

我说∶“如果干到她怀孕就不能再干了。”

他说∶“还有一种借腹生子,就是女人不能生,丈夫会找其他女人来干得她有身孕为止。如果我老婆不能生,就找你老婆来让我干她,直到她被我干得有身孕为止。”

我说∶“如果婶婶不能生,叔叔可以干惠蓉直到她怀孕为止吗?”

他说∶“对啦!反正婶婶已经结扎了,我想干到你老婆有身孕,帮我生一个私生子。如果你也不能生,叔叔也可以顺便帮你干她,直到她被我干得大肚子,免费帮你代夫生子,哈┅┅”

我说∶“可是要生两个,一定要惠蓉让你干很久才办得到。”

他说∶“没关系,反正先让她搬来我家,让我和她培养一下感情,晚上两人搂着一起看A片,培养一下相干的气氛,然后再来每晚加班干爽她的鸡迈。如果太累,我会找其他流氓来轮流干她,保证她每晚都被干得叫哥哥。刚开始我可能会先射在水鸡外面,先让她和我跟我朋友玩个半年,再看日子干得她受精。”

我说∶“那我老婆不是给你干免费的,而且没怀孕?”

表叔说∶“不会啦!总是要先让叔叔和她天天搂着看A片,培养一下感情,两人天天抱在一起相干,感情又深,她就会喜欢让我干鸡迈,这样干出来的小孩才会健康聪明。”

我说∶“原来借腹生子也要培养感情,那其他插花的流氓,干我老婆又没感情?”

他说∶“其他流氓很喜欢干家庭主妇,你老婆又喜欢让流氓轮奸,你就让她好好享受一下吧!”

(4)

高速公路上的塞车虽难捱,我与表叔的对话却令我下体罪恶地亢奋。到了台北,我又应他之邀到他家聊天。

我说∶“表叔,你也别把我老婆说得那样难听。”

表叔∶“你老婆是不是欠干,让叔叔的这支大烂鸟干看看,就知道她多欠男人干了。哈┅┅”

我说∶“可是她对你的印象好象不太好?”

表叔∶“她哈我哈得要死,你们结婚前有次来我家,我看她穿窄裙,屁股又翘,奶子又挺,我的懒教就硬起来了。”

我套他话说∶“那你有没有放过她?”

表叔∶“让叔叔看上眼的女人,她们的水鸡都要让我干得流汤才行。你老婆也算是鸡迈欠我干的女人,那天你正好外出,我看她一个人在厨房作饭,刚好有她的电话,我便拿着话筒给她,顺便在她后面用我的懒教磨她的臀部,磨得她的鸡迈也流汤,三角裤都湿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她的内裤湿了?难道你有摸她下面?”

表叔借酒助胆说∶“不怕你知道,我趁她讲电话时,两手便搂住她的细腰,一直用烂鸟磨她的臀部,她不敢出声,只好双手假仙的拨着,我接着用力把手伸入她的胸罩爱抚,她好象被我摸得很爽,讲完电话才说∶‘叔叔,别这样,志仁说他今晚不回来┅┅’”

‘小美人,老公不在家,今晚只有我们俩在而已,让叔叔好好疼惜一下。’

‘可是人家已是志仁的未婚妻了,不行啦┅┅’

表叔∶“你老婆和我说你晚上不回来,分明要勾引我强奸她,嘴上说不要,屁股还是扭来扭去,我就把她的短裙脱下,再剥下她的上衣,让她全身只剩胸罩和三角裤。”

我问∶“那惠蓉有没有抵抗你?”

表叔淫笑∶“你老婆是有男人来干她就好的女人,两手假仙的抵抗,我不必太用力就把她脱得只剩粉红色胸罩和三角裤。”

我喃喃说∶“她很喜欢穿粉红色内衣裤┅┅”

表叔∶“我接着也把自己的内衣外裤脱掉,她也不想跑,等我脱完衣服只剩子弹型内裤再去搂住她,当她看到我下面又硬又粗,内裤鼓鼓的,就不想跑了,在原地等我再去搂住她。”

“‘惠蓉,叔叔的懒教又粗又大,你要不要摸摸看?’她不敢摸,但偷看一眼就暗爽了。我就和她面对面搂住接吻起来,你老婆本来还想求救,嘴巴被我盖住,舌头也不听话和我勾搭起来,我便一手搂紧她的细腰,一手爱抚她的臀肉,说些肉麻的话∶‘你的奶子真是丰满坚挺,屁股又大又翘,真可惜这么好的身材让志仁放在家里不用,应该让叔叔的大支懒教好好来干爽你的鸡迈。’”

‘不行,人家已经要嫁给志仁了。’

‘女人的水鸡就是要让大鸡巴干的,管它是不是老公的!你看路边的野狗还不是看喜欢就在路边干得分不开,你想不想被叔叔干得懒教和水鸡分不开?’

‘讨厌,叔叔你好肉麻,人家才不想和你分不开┅┅’惠蓉羞着说。

‘今晚叔叔会用大烂鸟把你欠干的鸡迈干得爽歪歪,然后像外面办事的野狗一样,懒教和水鸡干得分不开。哈┅┅’

‘讨厌,叔叔你好坏┅┅’

我说∶“表叔,你真会开黄腔,还想和我老婆干得分不开。”

表叔∶“你老婆性欲强,才会说再来一次,她很想被男人轮流干她通宵。我亲她嘴后,再脱下她的胸罩,开始搓她的奶子,真是坚挺丰满,乳下还有颗桃花痣。如果照你说她没哺乳,应该没变形吧!”

我气着说∶“她的乳下好象有颗痣,当前乳房还很挺啦!你想不想再搓她奶子?”

表叔∶“当然想啊,哈┅┅我忍不住又把嘴凑上去吸吮她乳头,两手在她的臀部上来回爱抚,上下齐攻已令她开始欠干脸红,我便把她抱起来走到客厅,她还不是乖乖的让我抱起来?”

‘不要┅┅不要┅┅叔叔不要强奸人家┅┅’

‘放心,叔叔不会强奸你,叔叔今晚要做你客兄和你通奸,让志仁戴绿帽,哈┅┅’

‘讨厌,你又乱说,不理你了┅┅’

‘不要假了,你的鸡迈已经在流汤,三角裤都湿了,今天一定要让叔叔的懒教把你干得爽歪歪才行。’

“我便播放A片勾引她,开始搂着她一起看A片助兴,让她看得愈看愈想被男人干,又看到叔叔像流氓的勇猛体格,家私头又粗,水鸡汤一直流,我便用手摸她的三角裤。”

‘啊┅┅你的三角裤都湿了,真是欠干的水鸡。’

我说∶“惠蓉只要一看A片就要我干她,水鸡也会欠干而流汤。有一次朋友永丰来我家过夜,刚好她看了A片很想被男人干,那晚我太累没干她。”

表叔∶“那有没有让你朋友代劳和她交配?哈┅┅”

我说∶“我不知道那晚永丰有没有趁机干我老婆,不过他哈我老婆已久,常拿她的内裤自慰。”

表叔∶“那八成你老婆那晚就讨客兄,和永丰干通宵了。哈┅┅”

我说∶“我不知道,只知她们两人都睡到下午才起床┅┅”

表叔∶“她的水鸡被我愈搓愈痒,水鸡汤滴得我一手,我便一边吸她乳房,一边搓她水鸡,搓得她两腿一直抖。人家说女抖贱,真是淫贱欠干的骚货!”

‘惠蓉,你的水鸡会不会痒?’

‘啊┅┅叔叔别再挖了┅┅人家会忍不住┅┅’

表叔∶“刚好电视上有个黑人挺着特大号鸡巴在干女人,你老婆看得发情脸红,想被人干又不敢说,我就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子弹内裤上让她暗爽一下,她一摸到我的大懒教,害羞得脸红心跳。”

‘惠蓉,叔叔这根粗不粗?有没有比你老公的还大?’

‘讨厌,你的东西好可怕,比志仁的还坏一百倍┅┅’

(5)

我接着问∶“那她有没有帮你吹喇叭?”

叔叔露出狡狯的笑容∶“不是你老婆不守妇道,而是遇到叔叔这专门干女人的猪哥,她就忍不住像发情的母猪一样,欠我的大鸡巴干!”

我说∶“对啊!你就象专门替猪母打种的猪哥一样勇猛,更何况我老婆好象很欠男人干,更欠你的大支烂教来干她小水鸡。”

表叔∶“我们一起看A片,两人都想交配,我先和她面对面搂着一起跳舞,她说不会跳,我就叫她双手搂住我脖子,我的手紧紧搂住她的下体。两人的烂鸟和鸡迈隔着三角裤磨得分不开,也磨得她水鸡更加淫痒,鸡迈一直出汁,她的嘴上说不要,胸部的两个大奶一直磨着我胸膛,屁股似拒还迎扭动着,让水鸡撞得我烂鸟好爽,水鸡撞到大龟头她就暗爽脸红。”

‘惠蓉,我的龟头撞得你的水鸡爽不爽?叔叔先用大龟头把你的水鸡磨出汁来,等一下我们较好办事。’

‘讨厌,你的手搂得人家下面好紧,妹妹会受不了┅┅你要和人家办甚么事嘛?’

‘就是男人和女人房间内做的事啊!简称房事啊!’

‘讨厌,你又不是人家老公,人家才不要和你做那件事。’

表叔∶“你老婆讨客兄的时候真是风骚欠干,哼哼啊啊的叫春。”

‘啊┅┅不要┅┅这下磨得人家水鸡妹妹又痒了,你的东西好大,磨得人家心里好乱。’

‘别怕,叔叔今天会让你的小水鸡吃到最粗壮的懒教。你的屁股真大,摸起来真爽,两个奶子磨得我好爽。抱紧一点宝贝,让叔叔吸吸你的奶。’

‘讨厌,这么大了还要吸人家奶。’

表叔∶“我便一手搂着她下体,一手搓弄她乳房,然后把嘴巴凑上去舔她粉红色乳头,再大口含住乳晕用力吸吮。她可能被我吸乳太爽,还用手抱住我的头喂我吸奶。”

我说∶“想不到我老婆这么会帮男人喂奶,她的奶子吸起来很爽吧?”

表叔∶“她的乳房丰满,加上我一边吸奶,一边用舌头转来转去舔她乳头,让她享受和男人通奸的刺激与快感,贞节妇女也会变荡妇!”

我说∶“女人还是在讨客兄的时候特别风骚欠干,何况你把我老婆勾引得更欠干,她的小水鸡想不让你干也难。”

表叔得意说着∶“你内行的,不是要让你戴绿帽,而是未结婚前她的水鸡是让男人想干就干的,勾引未婚妻不算犯法吧,所以我才敢和你说这件事。当然她现在嫁你了,除非你干她不够深不够爽,同意让叔叔代替你尽房事义务,每晚我会干得她鸡迈又深又爽,也能介绍猛男替你轮流干她,否则现在不敢啦,除非她寂寞难耐主动来张开大腿让我干。哈┅┅”

我说∶“这样说也没错,未婚前她的水鸡不知给多少男人轮流干过,不差叔叔一人。至于现在她是有些寂寞难捺,有需要再请叔叔帮我每晚和她相干,免得她去讨客兄,在家里当接客的妓女。”

表叔∶“好戏在后头,把她吸奶后,我们两人都只剩内裤,她也害羞得把头低下,我便把她抱起来走向卧室。”

‘惠蓉,今天就让你做我的新娘,好不好?我们要进洞房了,你爽不爽?’

老婆害羞地把头靠在他粗黑的胸膛∶‘你好坏,人家还没和志仁洞房,想不到被你这坏叔叔抱着进房间┅┅羞死人家了!’

我说∶“想不到我和惠蓉还没洞房,叔叔已经先把她送入洞房了。”

表叔∶“谁教你把娇妻放在我家里,刚好潘金莲遇到了西门庆?叔叔想干的女人每个都要让我干得叫哥哥,你老婆也不例外,谁叫你娶到这么会讨客兄的荡妇!”

表叔∶“接着我说一些黄腔来让她更思春,水鸡更想被男人鸡巴插,淫水流得多,懒教干她小水鸡才爽才深。”

我说∶“这也对,她的水鸡又紧又小,你要挑逗她流出水鸡汤,你的大鸡巴干她的小水鸡才不痛,而且才能干得她又深又爽。”

‘别害羞,志仁的身材矮小,体力又差,没法满足你,就让叔叔这只大猪哥先来打你这只发情的猪母,先替你老公把你这欠干的水鸡干爽,你才不会去讨客兄。’

‘讨厌,你就是坏客兄啦,还说人家发情欠┅┅’

表叔∶“我先让她躺下,然后再全身压在她上面,两人紧紧相抱,我的嘴凑上去吻她小嘴,胸膛压着她丰满的乳峰,下体凸起的龟头刚好顶在她三角裤上磨擦嫩穴,也磨得她水鸡淫痒流汤,三角裤沾满淫汁,加上我肉麻的粗话令她脸红心跳。”

‘惠蓉,两手搂紧我的屁股,这样哥哥的懒教才能把你欠干的鸡迈磨出汁,等一下哥哥这支大懒教才能干得你水鸡又深又爽,干得水鸡又深又拔不出来,好不好?’

我说∶“你太会开黄腔了,还要干得我老婆的水鸡又深又拔不出来,她一定害羞不已。”

‘叔叔,你真坏,勾引人家上床,还要干得人家妹妹又深又拔不出来,羞死人了!’

表叔∶“她听了脸红心跳,我便拉她手搂住我的屁股来磨她小鸡。”

‘惠蓉,哥哥的懒教磨得你水鸡有爽没?爽就搂紧一点叫春让哥哥听。’

表叔∶“这时我们搂住隔着内裤相干,也干得弹簧床伊伊哇哇响,还有我说的淫话,让她听得更思春欠干了。”

我说∶“听你讲这些粗话,平时端庄的老婆当然会发情,水鸡一定流更多汤来迎接你大鸡巴的深深干入。”

(6)

老婆阴部在表叔粗大阳具的磨蹭下,渐渐分泌出爱液,口中低吟∶‘啊┅┅不要再磨了┅┅人家下面好痒┅┅’

‘痒就来把哥哥的烂鸟搓硬,等一下才能干进你水鸡内止痒。’

表叔∶“你老婆下面被我磨出水鸡汤,水鸡正淫痒欠干,我就脱下她湿了一半的内裤,露出她湿润的阴部,水鸡毛真长,难怪欠男人干。”

我说∶“她的水鸡毛是很长没错啦,性欲也很强。”

表叔∶“我还把她的那件沾满淫水的内裤留着,当作我们相干的证物呢!我干过的女人都有留下三角裤。”

说着表叔代我进房间,打开衣橱,上面挂了十几件女人内裤,还写上名字。

他先拿出一件是美玲的∶“这件是***十年前穿的,当时你爸力不从心,我常常偷偷和***相干。”

我说∶“难怪她会认你这干弟,好掩人耳目。”

表叔∶“干过***的男人可不少,你都不知道吗?她的风流事以后再说给你听。”

我说∶“我不知道妈妈有和其他男人上床的事,只知她认了不少的干哥和干弟。”

表叔∶“不管干哥干弟,每个都是客兄,在床上被男人干爽时都叫哥哥,有次我找三个年轻流氓轮奸她,被干爽时每个都叫哥哥。”

接着他拿出一件写着惠蓉的粉红内裤向我眩耀∶“这就是你老婆的三角裤,也是她和我通奸的证物啦。哈┅┅”

我看着这件十分眼熟的内裤,半晌才说∶“这件内裤很象是我老婆的,你可以还我吗?”

表叔∶“你相信我干过你老婆了吗?要拿回内裤,以后再说,至少让我再和她重温旧梦,再干她水鸡几百次再说。哈┅┅”

我一时语塞,想不到表叔色心又起,想再与老婆重温旧梦。

“这件事我再考虑看看,我怕她水鸡被你的大懒教干爽,以后都不理我。”

表叔∶“那以后我就天天帮你在床上干她,你可以看我和你老婆合演的A片打枪,顺便帮我们擦干淫水。哈┅┅”

表叔手里拿着惠蓉的内裤欣赏着∶“你老婆看到我脱下内裤,露出一根比你还粗长的大鸡巴,心里暗爽又害羞。”

‘惠蓉,我这支有没有比你老公还粗还长?’

‘讨厌,你的东西比老公的还色、还坏!’

说着表叔也掀开内裤,让我看到他粗长硕大的女性恩物∶“怎么样?有没有比你粗比你长?”

我说∶“确实比我的还大一号,惠蓉的小水鸡怎能让你这么粗的懒教干得进去?”

表叔∶“你老婆最爱被大懒教干了,她的鸡迈小夹得男人烂鸟最爽。我先拨开她的两片阴唇,露出粉红色的阴道,再找到她的阴蒂,用舌头又吸又舔,令她春心荡漾,水鸡流汤,穴心淫痒欠干,两腿一直抖动。”

‘人家说,女抖贱,真是欠干的婊子,快把我的懒教吸硬,等一下才能干死你,顺便把我的懒葩含着,等下干进你子宫内射精,把你奸出个杂种。哈┅┅’

‘讨厌,坏哥哥,强奸人家,还要帮志仁干得人家受精怀孕。’

我说∶“我老婆有帮你含懒葩,想被你干进水鸡内受精吗?”

表叔∶“她当时水鸡正欠我干,也顾不得羞耻即将被我干得大肚子的危险,害羞的小口含住我的大鸡巴吸吮起来,还吸的趐趐叫,然后也乖乖的含住我的大懒弗吸舔着,我的烂鸟被她吸得真爽,手还一直摸我的睾丸,真爽!”

‘哦┅┅你真会吹喇叭,吸得我懒教真爽,真是专门来讨客兄的女人,等一下哥哥会把你的鸡迈干得爽歪歪。’

表叔∶“这时我也吸吮她的阴蒂,让她更发情欠干。”

我说∶“你对惠蓉的前戏很厉害,让她淫水流多点再一次好好干给她爽。”

‘你的水鸡真紧,哥哥最爱干这种小水鸡,夹得懒教才紧才爽。’

‘讨厌,人家的小鸡连志仁都没插过当然紧,倒是你的东西好粗,怎能塞进人家的小洞洞?’

‘放心,放轻松,好好和哥哥配合,鸡迈被干爽时多叫春助兴,我们相干起来不会痛只会爽。你的水鸡汤好多,欠不欠干?’

我说∶“叔叔你真色,还问我老婆有没有欠干?”

‘啊┅┅你挖得人家水鸡妹妹好痒,人家受不了┅┅’

‘受不了就说∶志男哥,人家水鸡欠你干。’

表叔∶“起初她还不敢说,后来忍不住水鸡淫痒还是说了。”

‘不要吸人家豆豆了,人家受不了了┅┅好┅┅我说我说┅┅志男哥┅┅人家的水鸡欠你干┅┅人家想被你干爽水鸡。’

我说∶“想不到我老婆会说那么淫荡的话,还叫你哥哥,真是气人!”

表叔∶“我是她的客兄,当然叫哥哥才亲热嘛,我听了真爽,竟然要客兄赶快干破她水鸡。接着我把手指抽出来,先把她放平躺下,分开她一双白晰晰的粉腿,露出她湿润欠干的水鸡洞,先把大龟头顶在她阴阜耻丘上,再用龟头搓弄她的阴蒂吊她胃口。”

‘惠蓉,这样戳你阴蒂,爽不爽?’

‘讨厌,你的龟头好粗,磨得人家穴心好痒,别吊人家胃口了,人家要你的东西啦┅┅’

‘惠蓉,我们要相干了,爽不爽?’

‘讨厌,竟然还没和志仁洞房,就要和色狼叔叔交配了,真是羞死人!’

我说∶“想不到我的水某还没干到,她的小水鸡就先被你的大鸡巴干了。”

表叔∶“再来就听听我如何干得你老婆爽歪歪的。我就把大鸡巴用力向下一顶,‘滋’的一声插入她又紧又小的水鸡内抽干,她的水鸡又紧又有弹性,比妓女的还紧好几倍,夹得我烂鸟好爽!”

‘哦┅┅你的水鸡真紧┅┅夹得我的烂鸟好爽┅┅干给你死┅┅干破你的鸡迈!’

‘啊┅┅你的东西好粗好长┅┅快把人家的小鸡撑破了┅┅志男哥┅┅慢慢来┅┅人家怕痛┅┅别插得太深┅┅小鸡会受不了┅┅’

‘别怕,哥哥会慢慢的把你小鸡撑开,好好干爽你欠人干的鸡迈。’

我说∶“惠蓉的水鸡又紧又小,第一次就被你这么粗长的懒教干进去,一定要慢慢干她,干久一点才能干她深一点,干进她的水鸡底。”

表叔∶“干你老婆这种小水鸡我最内行,不用你教,倒是她最近水鸡有没有被你干松掉?如果还很紧,真想改天回去再干爽她的小水鸡,懒教很久没让她的鸡迈夹爽。”

我说∶“最近她的水鸡除非有让那些流氓轮流干,否则我不常干她,应该还很紧,你的烂鸟又想被我老婆的小水鸡夹爽吗?”

表叔已开始轻重有序地,用他的大阴茎来回抽插着惠蓉紧密的阴道,不时让龟头抽干着她淫痒的水鸡肉壁,耳畔有志男叔粗俗的淫词,与老婆娇喘连连的叫春。

‘这样干你鸡迈有爽没?被我干爽就叫春助兴,哥哥会把你的水鸡干得越深越爽。’

‘啊┅┅志男哥┅┅你的东西又粗又长┅┅每一下都干到人家的痒处┅┅这下干得好深┅┅好重┅┅大龟头撞得人家穴心好麻┅┅啊┅┅这下干破人家小穴穴了!’

(7)

听着表叔在眉飞色舞地说他如何干我老婆,除了感到气愤,下体却罪恶地亢奋。

我说∶“我老婆的水鸡那么紧,你的懒教那么粗,干得她会爽吗?”

表叔∶“这就看我的床上功夫了,我先把懒教干进她水鸡一半,来回抽干几次,先把她欠人干的鸡迈撑开,然后再整根干进她水鸡底,干得她水鸡流汤又爽歪歪。当女人被干爽时,会紧紧抱住男人下体,希望男人的鸡巴干深一点,不管是不是老公在干他。”

‘惠蓉,鸡迈被我干爽时就叫春,让哥哥知道你被奸得多爽。你的鸡迈又紧又有弹性,真是专门来让客兄操的,夹得我龟头好紧好爽,干死你!’

‘啊┅┅坏哥哥┅┅这下插得太深了┅┅大龟头好粗┅┅小水鸡快被它干破了┅┅你说人家的妹妹叫鸡┅┅迈┅┅好难听┅┅还有你的粗话┅┅人家听得好不适应。’

我说∶“平时惠蓉是很端装的淑女,听到人说三字经就脸红,何况你说的是最淫的粗话,还说她的妹妹鸡迈,难怪她害羞。”

表叔∶“你老婆越是淑女,越喜欢听我说干破她鸡迈的粗话,每次我一说她就脸红,暗爽不已,双手搂得我越紧,我也叫她把双脚勾住我的下体,两人的懒教和水鸡才能干得分不开。”

‘惠蓉,用脚勾紧我的屁股,哥哥的懒教才能干得水鸡分不开。’

‘讨厌,人家的脚高高勾住你的下面,姿势很难看┅┅’

‘管它的,姿势歹不要紧,爽就好啦!’

我说∶“表叔你真坏,还叫我老婆双腿勾紧你下面,真令她羞死了,不过这样确实能让你们两人的性器干得分不开,也干得更爽。”

‘坏哥哥,这样人家全身都被你抱着相干,双脚又勾在男人下面,真是羞死人!’

‘惠蓉,哥哥的东西有没有比志仁粗?水鸡的痒处有没有被干爽?’

‘讨厌,你的东西比志仁的还坏一万倍,至少他不会诱拐良家妇女。你的东西好大大,让人家看到它小裤裤就湿了┅┅羞死人了┅┅’

‘我的东西又粗又长,专门用来诱拐你这种寂寞难耐的良家妇女,以后只要你水鸡被志仁干得不够深不够爽,随时来找我让大鸡巴干爽你,哈┅┅’

‘讨厌,你又笑人家和你偷情┅┅’

我说∶“表叔,你的大鸡巴真是用来诱拐良家妇女的,难怪我妈会让你拐上床相干,又和你背着老爸通奸了好几年。惠蓉一看到你的大支懒教,三角裤就湿了,水鸡就想被你大鸡巴干了。”

‘如果让志仁看到人家和你这坏叔叔相干得分不开,人家双腿又紧紧勾住你下体,真会气死他。’

‘好妹妹,谢谢你提醒我拍下我们交配时的照片,以后拿给他拿来打枪,哈哈┅┅’

‘你好坏,不要啦,志仁会知道人家和你偷情的事┅┅人家会没脸见人。’

我说∶“你说你有拍下和我老婆相干的照片?拿出来看看,我不相信。”

表叔∶“借你拿去欣赏打枪,底片在我处,再洗就有,让你看看我们干得分不开。”

说着表叔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的表叔和老婆紧紧搂住相干,老婆的双手紧紧搂住他,一双粉白玉腿高高勾住表叔的下体,惠蓉害羞脸红不已,表叔则雄壮威武的淫笑,老婆的粉嫩肉穴被他的特大号鸡巴塞得密不可分,几乎快把她的水鸡撑破。

我说∶“想不到你说的都是真的,还有两人相干的照片为证,真是欠人干的荡妇,双腿还夹得你下面那么紧,气死人了!”

看了表叔与惠蓉相干的照片,除了戴绿帽的羞愤,下体竟意外地勃起。

表叔看到我下体凸起∶“看到你老婆被男人干的照片,你懒教也会硬,可见你想当场看你老婆被男人轮奸,哈┅┅改天你再带她来我家,让你现场偷看她被我和流氓轮奸的A片,女主角就是你欠人干的老婆,哈┅┅”

我结巴着说∶“那是因为你┅┅们┅┅通奸的事┅┅让我太气愤了┅┅下面才会有反应。”

我因心事被他说中了,反而自己羞愧大于气愤,没有再责难表叔。

表叔∶“别歹势啦,就把你老婆想成A片女主角,时常要让男人干破鸡迈就好,只要她想被我干,你想看她和我与猛男相干的精彩画面,随时都可带她来和我同居相干给你看,哈┅┅”

我急着转移话题,化解尴尬∶“你别扯开话题,再来你又怎么干我老婆?”

表叔∶“我们两人干得床摇地动,她的水鸡一收一放,夹得我懒教真爽;她的两个大奶子被我压得快变型,两人如胶似漆,懒教和水鸡干得密不可分。还有我调情的粗话,她鸡脉被干爽时叫春,真象世界最骚的荡妇。”

表叔∶“接着我也换个姿势干她,把她抱起来坐着,两人面对面抱着相干,你老婆的双腿也紧紧勾住我的下体,让我的懒教紧紧顶住她的肉穴抽插。”

‘惠蓉,这招是偷情妇女最喜欢让牛郎干的姿势,你喜不喜欢?’

‘讨厌,这样和你抱着相干好难为情哦┅┅你的手抱得人家屁屁好紧┅┅’

‘快看下面,你的水鸡正在吃我的大热狗,还边吃边流口水呢!哈┅┅今天让你水鸡吃个粗饱,明天才不会去讨客兄。’

表叔∶“我的两手抱着她又白又嫩的两瓣屁股,让她的小水鸡来回吞吐我的大鸡巴,她看了一眼下面自己的小穴正在吞吐着我粗黑的鸡巴,羞红脸不敢看,就靠在我胸膛,双手紧紧搂住我,全身交给我抱着干爽她鸡迈,胸前两个乳房也被干得摇来摇去,我就把嘴巴凑上去吸她奶子,上下齐攻,干得她全身趐爽,一直叫我哥哥┅┅”

‘啊┅┅好哥哥┅┅你的床上功夫真好┅┅抱着人家交配┅┅虽然难看┅┅却很刺激┅┅你的坏嘴巴除了说些难听的话,还这么用力吸人家奶奶┅┅坏哥哥┅┅你全身坏透了,人家全身上下都让你欺负到了。小冤家┅┅人家真是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要让你好好欺负的。’

表叔∶“我看着镜中她的雪白娇躯,正被我双手紧紧搂住相干真是爽。她也害羞地看着镜中两人抱着相干的香艳画面,有些偷情的快感,小鸟依人靠在我胸前娇喘连连。”

‘惠蓉,快看我们抱着相干的画面,你的屁股又白又嫩抱起来真爽,你的水鸡真有弹性,一夹一放,夹得我懒教好爽,真是专门用来夹爽男人鸡巴的骚穴,不做妓女夹爽天下男人鸡巴太可惜了,哈┅┅’

‘讨厌,人家不敢看,你这坏色狼,把人家干得又羞又爽的样子,好丢人呢┅┅人家的水鸡才不要像妓女般给人乱插┅┅人家的小鸡迈只想被坏叔叔的懒教插。羞死人了┅┅不说了┅┅’

我说∶“想不到端庄的惠蓉,听你讲的粗话,马上被你教坏,还说她的小鸡迈只想被你大懒教插。”

表叔接着拿出第二张两人抱着相干的照片给我看,里面的老婆雪白娇躯被健壮粗黑体格的表叔抱着相干,脸上泛着娇羞靠在他结实的胸膛。表叔双手抱着老婆白晰的臀肉,一副床上征服女人胜利者的淫笑,让我下体再次充血。

我说∶“你干女人的姿势都很难看,也最令女人害羞暗爽。我老婆的屁股抱起来很爽吧?看你笑得这么爽,害我老婆被你干得多难为情,搂得你那么紧。”

表叔∶“你老婆就是欠我干,才会搂得我那么紧,希望我把她全身肌肤都摸爽,奶子把她吸爽,鸡迈淫痒想让我干到底,才会表现得很欠男人干。”

我对他数落老婆不满∶“那也难怪她,遇到床上功夫一流的表叔挑逗,算她身材太好招来你这大色狼,水鸡发痒就想让色狼的大懒教干,接着你又怎么干我老婆?”

表叔接着说∶“抱着相干以后,我就叫她双手紧紧搂住我脖子,准备把她抱起来边走边干。”

‘宝贝,双手搂紧我的脖子,我抱你起来相干,很刺激又好玩。’

‘坏哥哥,你的做爱招式真不少,抱起来干人家,羞死人了┅┅’

表叔∶“我就抱起她一双玉腿,开始走下床,在房内边走路边干她水鸡,她的鸡迈被我边走边干,一直从里面渗出淫水,随着我懒教抽出就沿着我的懒教懒葩滴下来。她的身材苗条抱起来干真是爽,她好象很喜欢被男人抱起来干,脸上又是羞红不已。”

‘惠蓉,这招抱起来干的姿势爽不爽?你的水鸡又在流汤了,还滴得地板都是你发情的淫水,真应该叫志仁来擦干你被我操出的淫水。’

‘色狼哥哥,这样人家全身都让你抱起来边走边干,让人家好难为情,不过┅┅很刺激┅┅你的体格壮力气大,抱着人家的身体边走边干,干得人家好羞好爽,可惜志仁力气小,没法抱人家起来干┅┅’

‘放心,如果以后志仁没法抱你起来干,你就来找我替志仁抱你起来干,哈┅┅要不然你可以找些体格健壮的牛郎、建筑工人、流氓等猛男抱你起来边走边干,哈┅┅’

‘讨厌,人家又不是人尽可夫┅┅又不是发情的母狗┅┅随便就和男人交配的荡妇。志仁的体格矮小,力气不大,我怕他没力气象你这样抱我起来相干,真希望让坏哥哥天天抱人家起来边走边干┅┅羞死人了┅┅’

‘好妹妹,我叫志仁搬来我家,我就可以趁他不在时抱你起来相干了,好不好?’

‘讨厌,那人家就有两个老公,轮流插人家小鸡了,哥哥坏死了!’

‘我在南部有认识一些体格健壮的流氓,象住志仁家隔壁的昆博就很会干女人,还有干过志仁老妈的木财,还有专门干良家妇女的牛郎福强,只要你欠男人大鸡巴干,跟我说我马上叫他们带你去开房间干爽你的小水鸡,哈┅┅’

‘讨厌,你的朋友都好色,人家才不要,以后再说啦┅┅羞死人了┅┅’

表叔∶“当我抱你老婆起来干时,刚好你打电话回来。”

‘表叔,家里有没有甚么事?惠蓉在作甚么事?’

‘你老婆和我正在做爱作的事。’

‘表叔,你们在做甚么事?’

‘没有啦,就是做一些房间里的事,象打扫房间、铺床单啦。’

‘可是我听到她怎么象在叫春?’

‘没有啦,她打扫累了我帮她按摩身体,她有些地方发痒,我用我的棍子帮她止痒啦,听她被我弄得多爽,象母猫叫春。’

‘喔┅┅原来你在帮她按摩,可不要连她的胸部和水鸡都按摩,如果她水鸡淫痒,可别用你的肉棍帮她水鸡止痒喔!’

‘放心,你老婆交给我调教一晚,明天她会胸部更丰满,身裁更好,水鸡更想被男人干,变成最美的新娘。’

表叔把话筒拿给老婆,一方面也用力抱着她娇躯“啪啪”抽干她肉穴,电话中不时传来表叔的喘气声、惠蓉被干爽水鸡的“嗯啊”声、还有两人性器交合的“啪啪”声。

‘惠蓉,今晚我不回来了,表叔帮你按摩很舒服吗?你叫得好奇怪。’

‘没有啦,表叔很会按摩,我全身除了胸部和私处,都让他按摩的很舒服才会像叫春啦,我的背部会痒,他用自己的又粗又长的棍子帮我止痒。’

‘如果你下面会痒,可不要让他的大肉棍插进去止痒。’

‘志仁,你放心啦,志男哥会在床上好好照顾我的,他的棍子好粗好长,弄得人家好舒服,他的手好有力,按摩人家的屁屁好舒服。’

惠蓉被表叔抽插得太爽,电话中一直叫春,又把话筒给表叔。

‘你老婆很喜欢我的又粗又长的棍子,听她被我戳得多爽,好象被表叔强奸得叫床。哈┅┅你放心啦┅┅今晚我会把她全身按摩趐爽,再用我粗长的棍子戳她痒处一整晚,我会替你在床上好好照顾她,保证她爽死,不会出去讨客兄。’

‘哈┅┅志男叔真是爱说笑┅┅今晚就辛苦你了,可不要把她强奸了┅┅’

‘不会啦,我不会强奸她,我会和她通奸啦,哈┅┅开开玩笑别介意。’

我说∶“原来我打电话回去,你正抱着惠蓉边走边干,还说帮她按摩身体,原来是爱抚她全身,用粗长的棍子来止痒,原来是用你粗长的肉棍干她,帮她止住水鸡的淫痒,还说整晚在床上照顾她,原来你是和我老婆干通宵,她讨的客兄就是你。”

表叔∶“我故意让她边讲电话边干她,看她被客兄干爽,又忍不住叫春给老公听,我就特别爽,当然如果能在老公面前干她一定更爽。志仁,要不要改天我先把你绑起来,然后在你面前强奸你老婆?这样你当场看到老婆被男人强奸一定很爽,惠蓉在老公面前被我干一定又羞又爽,还能享受通奸的快感,我在老公面前强奸他老婆,真是够爽,顺便教教你怎么把女人干得爽歪歪的床技,哈┅┅”

我气着说∶“亏你想得出这种鬼点子,叔叔你真色。”

(待续)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