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儿时记趣

儿时记趣

这是小弟第一次post,请多多指教!

对于有一个身为少将而长年在军中的父亲的我而言,代替父亲照顾这个仅有我母亲和我二人长年所在的家,便是身为一个男人的责任虽然我也只是刚满18岁而已。

住在台北的人有个极大的好处,那就是不用象一些出外人一样离乡背井的去外地读大学,因为台北市到处都是大学,不象中南部乡下,听到所谓大学生似乎就象是大人物降临一般。

我正读全国文科大学内排名前五名的大学,而我仍住在家中,我的母亲因她老公长年在军中而几乎是独立抚养我长大的。母亲也在台北某个全国数一数二的男校教书,她好奇怪,快40岁的“老女人”居然在那所学校给某些同学们崇拜着。一年前我也在那个学校就读时,这是我的最大困扰,我几乎不敢承认她是我妈!

不过发现老妈的渐渐衰老,倒也是国中以后的事,我小时候她还真是我心中一直梦想着长大后能成为我妻子的女人┅┅几乎是跟世上每个成长中的小男孩一样。而到国中以后,这个孩提时代的梦想也和每个正在蜕变成男人的男孩一样消失无踪。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却在我小学时代发生了一些小小的颇令小时候的我脸红心跳的事。长大后的我,时常被我老妈取笑的丑事实在是丢脸┅┅10岁时,某个只有在这世界地图难以找到的小小海岛的北部的冬季才会有的绵绵湿冷、令人发霉的雨季里,当时幼小时代的我趁着老妈刚下班,正走到她自己的房间里时,我躲入衣橱想和她玩躲猫猫,老妈刚进大厅,先连着调用我的名字,当然找不到我,我早已躲入柜中。

她找不到我,只好发了几声无奈的娇嗔,直接先进入房中。惨就惨在她回家时淋了雨,全身湿透,竟一股脑儿开始换衣服┅┅

我必须先说明一点,我小学时代是天天和那位叫“家母”的老女人一起洗澡的,对她的身体直至今日仍不可能有啥特别的感觉问题是似乎仅仅在浴室的样子。

好丢脸!我当时就躲在柜子里动弹不得,而她居然在我面前更衣,换上了浴袍走入浴室前后不到两分钟,而那居然是我人生第一次起反应。她的身体也没什么特别,奇怪当时几乎累我喘不过气┅┅

当时她虽然是个30出头的女人,身材绝对有着这种年纪的女人的韵味和魅力。但是那不太可能的,我是个10岁的小鬼,还是她亲生儿子的我所能应该体会的。

居然会有的反应,现在我自己想起常觉十分可笑,但当时却羞愧莫名,而且脸火热得要命┅┅不光是我的脸红,而是我老妈方转身入浴室不久就发现刚刚正前方的橱柜“好象有鬼”,鼓起她老娘的勇气打开一看,却发现身为她儿子的我躲在里面脸正红!

发现“那儿”正鼓(我当时穿着儿童运动裤,一看即知),马上一巴掌就甩过来┅┅而且数年后的今日成为她常常取笑我的笑柄,真是得不偿失,这仅是我小时糗事的第一件。

第二件丑事就有些是限制级了,那件事几乎导致了我们母子感情破裂┅┅至少有三、四年间,约莫是我国中至高一时期,我和老妈心中曾因这件疙瘩几乎无话可说┅┅至少这曾是我们母子心中的一块石头,我们花了满多的时间一起努力沟通才清除了它。

话说从头吧!第一件糗事(刚刚已经说过)发生在四年级,那时我还是个小鬼,老妈过了一阵子就原谅我了(主要理由是因为当时我哭闹撒娇,坚持要继续和妈妈一起洗,而且日后也“表现很好”,没在浴室勃起了┅┅这才正常),还是和我一起洗澡。但是“男大避母、女大避父”是一定会到来的,只是那天来临的时间似乎太早,以致我们两个都来不及防备它的到来。

在第一件糗事的整整一年后,也是同样的冬雨绵绵、寒湿濡冷的雨季,我和母亲在差不多的时间都陆续一起放学回到家,连忙相互的如同往常一样冲入浴室(因为那天实在有些冷)开始洗澡。

我如同往常一样替母亲抹着香皂在她的身上游移,但身为一个仅小学五年级的我,却居然又第二次该死的起了强烈的反应,而且这次的反应比起前一年更为强烈,好象当时我的小弟已经渐渐快要爆裂了,第一次想有要射精的感觉,以致(当时我在老妈身后帮她擦背,所以她没发觉)我不想唤醒我的理智,事实上好像也没了理智,一直躲在她身后继续帮她擦背,享受着从指尖传来的触动快感。

就这样擦着擦着,天旋地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时,好象发现老妈刚好回过身来,大吃了一惊,就在她和我的眼神都大为惊恐之际,小弟弟它便不由自主的吐出了它的初精,射在雾气弥漫、湿热水气的冬雨浴室之中,部份还射到了老妈的脸上。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