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情难了

情难了

(一)

郭艳是红宇电子厂的技术员,由于企业效益不好,在大陆企业的下岗大潮中也面临着下岗的命运。

郭艳的老公是另外一间工厂的工人,已经下岗,在再就业职业培训学校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在一家社区服务中心找到了一份工作,但也薪水不多。

郭艳中专毕业后就进入了电子厂,刚进工厂的那一阵子,工厂的效益还算可以,但三年后的今天,大部份职工在家待岗,只有少部份职工和工厂的领导干部才能上班,能够领到全额工资。

郭艳在同类人中还算是幸运的,在她所在的那个车间整个关闭后,被调到了厂部办公室负责打字和日常文档管理工作。

郭艳长得不是很漂亮,但很耐看,是那种叫人初次看见觉得长得一般,但看得时间长了越看越好看的人。让郭艳自己觉得骄傲的是自己的身材,身体修长,尤其是两条光滑的大腿更是浑圆修长,小而圆翘的臀部总是那么尖挺,纤细的蜂腰、高耸的趐胸,给人一种模特儿般的美感。

调到办公室后,郭艳在工作上倒也得心应手,但令她不愉快的是办公室主任徐运对自己总是动手动脚。

郭艳刚到办公室的几天倒也平静,但随着业务和环境的熟悉,郭艳总能感觉到办公室主任徐运看自己的目光总是很淫邪。徐运五十多岁的年纪,前额有些秃顶,身材倒也粗壮。

一天快下班时,徐主任叫对郭艳说∶“小郭你等一下,我有点事对你说。”

郭艳真的不愿意和徐运单独接触,但没有办法,只好等在办公室。

大家都走了,徐运把郭艳叫进他的办公室,用一种淫邪的目光看着郭艳,对郭艳说∶“小郭,在大家都下岗的时候,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调到办公室吗?”

郭艳摇了摇头,徐运接着说∶“我把你调来就是想让你听我的话。”说着,贪婪的目光又在郭艳的胸脯上转了转,把一只手放在了郭艳的肩头,轻轻捏着郭艳的香肩。

郭艳涨红着脸,并没有动。郭艳的心中早就知道徐运把自己调到办公室的意图,当徐运第一次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时候,郭艳心中就做好了准备,但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郭艳心中还是不大情愿。

郭艳知道当前除了顺从之外别无他法,如果自己夫妻二人都下岗了,在精神上和经济上对家庭都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郭艳没有动,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任由徐运把自己搂在怀里,当徐运把自己的衣服解开时,郭艳只是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眼。

徐运也没想到事情进行得这么顺利,当他的双手攀上郭艳的双峰时,徐运的心狂跳起来。自己虽然也玩过一些女人,但那都是一些酒店的小姐,是职业的妓女,和普通的良家妇女是没法相比的。当徐运第一眼看到郭艳时,就被她的迷人体形和风采迷住了。

当郭艳的衣服被徐运完全脱掉时,郭艳叹了口气,躺在了冰冷的长条桌上,郭艳闭上双眼,眼泪顺着眼角轻轻地滑落。

郭艳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郭艳虽然闭着双眼,仍可感觉到男人那贪婪的目光正盯着自己双腿中间那神秘的部位。郭艳的脸红了起来,那里应该是丈夫独自拥有的领土,现在却被别的男人放肆地看着。

郭艳强迫自己什么也不去想,但当男人的嘴唇触巾到自己的两片阴唇时,仍然不自觉地扭动了一下身体。那两片温热的嘴唇不但包住了郭艳的两片小小的阴唇,而且徐运的舌头就象一条蛇一样在郭艳的阴道口舔来舔去。

郭艳从来也没有过这种感觉,因为自从和丈夫结婚后,每次和丈夫做爱都是规规矩矩的,丈夫虽然用手摸过自己的阴部,但却从来没有用嘴去亲吻那里。

郭艳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从阴部传到全身,尤其是当徐运的舌头轻轻滑过自己的小小的尿道口和已经肿大的阴蒂时,那种快感觉更是异常强烈,自己不自觉地发出了“啊┅┅”的声音。

郭艳不禁为自己的反应感到羞耻,脸更加红了,自己也有些不明白自己,竟然在别的男人面前发出了快乐的呻吟声,郭艳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徐运虽然玩弄过多个女人,但都没有郭艳那种集气质和美丽于一身的女人,当郭艳脱掉全身的衣服时,徐运看到郭艳美丽小巧的屁股及修长的大腿,胯下的肉棒不禁硬了。

郭艳享受着亲吻阴唇带来的快乐,当徐运把自己的两片阴唇含入嘴里,用牙轻轻咬着,并把舌头伸进自己的肉洞中搅动时,郭艳再也抑制不住了,从肉洞深处涌出了一股淫液。

徐运把郭艳肉洞口流出的淫液全部吸进嘴里,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站起身来,用手扶着自己粗大的肉棒,使龟头在郭艳的肉洞口蘸了一些流出来的粘液,屁股一沉便顶了进去。

徐运感觉到郭艳的肉洞很紧,也很温暖,肉洞紧缩的感觉使徐运的肉棒变得更大更硬,徐运每次都把肉棒插到肉洞的尽头,使龟头每一次都能巾触到郭艳的花心。

郭艳起初对徐运只有厌恶,自己把身体给了徐运是迫不得已,心中没有一丝的情欲,但徐运的功夫的确很好,慢慢的自己的身体也起了一些变化,在徐运的抽插下,郭艳也不自觉地轻轻摇动小屁股,配合着徐运的每一次抽插。

当巨大的快感来临时,郭艳嘴里也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声,双腿的肌肉一阵阵的痉挛,肉洞也一阵阵的收缩。徐运的肉棒在郭艳肉洞肌肉的挤压下,又使劲地抽插了几下,再也抑制不住,肉棒深深地抵住肉洞深处的花心,一阵阵的跳动,射出了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徐运也趴在了郭艳的身上。

当徐运把已经缩小了的肉棒从郭艳的身体里抽出来时,一滴滴的精液也从肉洞口滴落下来。这时郭艳也坐了起来,小脸仍然通红,望了望徐运,叹了口气,对徐运说∶“给我擦干净。”

徐运连忙小心地用毛巾清理干净郭艳的阴部,帮着郭艳穿好了衣服。看着性爱后的郭艳有着另外一种美丽,徐运讨好地帮郭艳理了理头发,看到郭艳没有拒绝,又抱住了郭艳,轻轻抚摸着年轻的身体。

郭艳任由徐运抱着,身体仍留有做爱后快感的馀韵。郭艳自己也不太明白,现在不象刚才那么讨厌徐运了,当徐运的大手攀上郭艳的乳峰时,郭艳只是象征性的扭了扭身体。郭艳看着徐运讨好的表情,粉脸又是一红,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竟然喜欢徐运亲吻自己阴部的感觉。

从此以后,郭艳又和徐运进行了几次偷情。几次之后,郭艳体会到了真正偷情的快乐,她不但主动地让徐运亲吻自己的阴部,而且还主动配合徐运的各种性交姿势,郭艳从此便成了徐运的情妇。

(待续)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