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淫浪新娘

淫浪新娘

(第一章)顿悟

我呆呆地坐在这里,床上躺着的是我新婚的妻子小玲,跟每天晚上睡觉时一样,小玲一丝不挂地反面趴在床上,从掀开的被缛里裸露出她诱人的曲线,光滑的背部此刻满布着汗珠,连紧翘的臀部上都油亮亮地泛着一层汗液。小玲呈大字型躺着,从我坐着沙发上正好可以看见她两腿间那粉红色的嫩穴,本来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不象别的女人一样,小玲私处上没有半根毛发,更诱人的是她整个肉缝一直连到肛门口,都是呈现粉红色,就象初生婴儿一样,每当我把自己的肉棒推进去时,心中都有着朝圣的感觉。

这时我却只能西装毕挺地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我心爱妻子美丽的胴体,心中却是一点欲念都没有,因为在她肉缝里,透明白色的黏液慢慢地溢出来,整个大腿根处都是相同的黏液,清楚明白地告诉我刚刚我的妻子作过什么?

是的,作过什么?从一月份结婚到今天还不满一百天,居然在我下午提早下班回到家里,会看到这种状况。小玲浑身是汗沉沉睡着,泛红未退的肌肤显示刚刚的活动有多么激烈,而她两腿间居然还包容着那男人的精液。

该死!想到这里,我就不禁浑身发抖,我心爱的妻子,居然容许另一个男人把精液射进她的身体里面?!

我握着拳头,静静地退出卧室,走出大门。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山顶别墅,有着近两百坪的庭院,和四个车位的停车场,加上一个露天游泳池,想当初结婚时,不知有多少让朋友 慕的半死,有着这么富丽堂皇的住宅,娶到这么美丽动人的新娘,但是今天,我美丽动人的新娘居然趁着我不在,在我富丽堂皇的房子里和另一个男人做着她本来应该和我做的事。

‘天啊!’我仰头大叫了一声,眼一黑,晕了过去。

蒙蒙中有人拿着冰毛巾往我脸上擦拭着,我悠悠醒来,眼一睁开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搬到床上了,小玲坐在我身边,满脸心疼地拿着毛巾在帮我拭汗。看着她真情流露的神色,我忽然心软了,心想不要告诉她我刚刚看到的情况。伸手拍了拍她的脸,笑了笑┅┅

“你怎么了,怎么会忽然晕倒的?还好是老张看到你,把你扶了进来。老公┅┅你是不是太劳累了?我有吩咐老张出去买些补品,晚上炖给你吃。”

小玲紧紧抓着我的手,喃喃地说着,我忽然觉得她象是在跟神父告解一般,虽然我不是天主教徒,但我相信她知道自己有罪。

“没什么啦,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老张呢?我没事,不要让他麻烦了。”

老张是从我小时候就到我家来帮忙的仆佣,现在年纪大了,在我心里就象个敬爱的长辈,我极不喜欢再让他为我家里的事情忙碌,所以又请了两个年青力壮的原住民长工,而老张也似乎一直对着自己闲下来感到有些不满。

‘对了┅┅是那两个长工┅┅’我忽然想起了那两个原住民长工,黝黑的肌肤、壮实的身材加上俊帅的脸蛋,听说两人是同学,国中毕了业找不到工作,才一齐到台北来打工。我想到上回在院子里,看到两人光着身子只穿条泳裤在清理我的泳池时,那两副浑身肌肉充满阳刚味的胴体,心中不禁一震,再看看自己的妻子,仿佛忽然明白了一切,这么大的宅子没有老张的同意,别人根本进不来。

脑海里开始出现了小玲和他们赤裸裸的抱在一起,彼此舔吮着对方身上汗水的画面。想到小玲那白晰的身躯被夹在两个黝黑的壮汉间扭动的情境,忽然觉得心中有股冲动,一阵热流流下小腹,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肉棒在裤裆里开始膨胀。一把扯过小玲,把她拉到身上┅┅

“老公!你要做什么!”

看着她受惊的表情,我忽然没了胃口,起身走进浴室,把小玲一个人丢在床上。浴室里还是湿淋淋的地板告诉了我,小玲刚刚在我昏迷时已经把自己的身体清理干净了。可是我还是不想在她那个别人使用过的嫩穴里寻找慰借,只好脱掉自己的衣服,扭开莲蓬头,我走进洒下来的水幕之中洗着洗着却是怎么也洗不掉心头的欲念。我再也忍受不住了,开始拼了命地套弄起自己硬挺的阳具来,一边自慰着,一边想象着那两个山地年轻人把他们滚烫的精液射进我老婆身体里的画面┅┅

不一会儿,我就射了出来。

自慰得到的高潮是如此猛烈,我只能用我颤抖的手慢慢地在水流里冲洗掉留在马眼里的精液,我拼命的挤压着粗大的龟头,仿佛想把体内全部的欲念都从此挤掉,‘我再也不要进入小玲的身体里面了┅┅’我在心中暗暗的立誓。

等到我关掉莲蓬头,转身要拿浴巾擦拭时,这才发现浴室门一直是开着的,而我那漂亮的新婚妻子就站在门口,含着两眼的泪水,一动也不动的望着我┅┅“崇崇┅┅对不起┅┅我┅┅”她唤着我的小名,欲言又止的往回走,背对着我坐在梳妆台前的圆凳上,好一阵子才抬起头来,透过满眼的泪水看着镜子里的我。

于是我就这么裸着身体,隔着浴室门和那块梳妆镜,听着小玲慢慢地告诉我事实的真相┅┅

(待续)

-----------------------------------------------------------------------------------------------------------------------
热点内容
相关推荐